疑陌生人闯屋掳走‧少女离奇失蹤

2020-07-25|浏览量:787|点赞:686
疑陌生人闯屋掳走‧少女离奇失蹤(槟城20日讯)就读初中一的14岁华裔少女在住家睡至清晨时分突然失蹤,少女的母亲听到家犬狂吠声惊醒起床后,发现原本与她同睡一房的女儿失去蹤影,母亲马上四处寻找女儿,但只在后院的桌子找到女儿的床单和白色长袖衣。由于女儿的身份证及衣物等全留在家里,加上家犬曾发出狂吠声,母亲怀疑女儿遭人闯入屋内掳走。疑被掳走的少女余子微目前在槟城新港国民中学就读初中一,她失蹤当天是穿着红白条纹、印有米奇老鼠的睡衣。房门虚掩女儿却不在余子微的37岁母亲王玉来週六接受《》访问时说,週五凌晨,原已熟睡的她突然听到家犬“单眼佬”狂吠,且不断抓摇家里的大门,导致插在门后钥匙孔的钥匙掉落,因此,她开门探看情况。“我和女儿同房睡觉,我起来时,发现房门虚掩着,女儿不在房内。不过,我清楚记得,我打开大门时有看到女儿的拖鞋。”她指出,家犬是在遇到陌生人时,才会狂吠。她打开大门后,家犬不停吠,似乎要带领她到后院。家犬如此表现,是向她表示后院有陌生人。她说,尾随家犬到后院时,她发现女儿的床单和白色长袖衣不知何故被放在桌子上。这时她才惊觉女儿可能不见了,因此便到屋外寻找。“我一直在后院找到早上7时左右,才回家唤醒丈夫。”她披露,她和丈夫余帝华在週五早上9时到警局报案,事后,警方带他们到学校向老师和同学查询,但一无所获。她补充,女儿使用的一架三星手机也不翼而飞,但因手机内未放置晶片,平时只供女儿下载游戏及听歌,所以他们无法通过拨电联络女儿。警犬搜索没结果槟岛西南区副警区主任黎华兴副警监指出,警方接到投报后已第一时间召来K9警犬组到场支援,但警犬在现场搜索许久都没有发现,相信失蹤者已经离开住家範围。“少女家境清寒,住家週围也没有外劳居住,因而被拐走的可能性非常低,警方只例为失蹤人口案件处理。”他披露,少女父亲準备叫醒女儿上学时,才发现房里无人,而家后门没有上锁。他说,少女有近视,但眼镜未带走,而家里也没有贵重物品不见。面书发布寻人消息14岁少女余子微失蹤后,槟州志愿治安队新港分队最先在面子书发布寻人消息,目前已被网友分享超过900次。新港治安队是在週五晚上9时发出寻人通告,呼吁发现余子微的民众第一时间致电通知治安队,电话为016-4742291、016-4060098、016-4017110。除此,槟州志愿治安队也在週六中午发布寻人通告,民众若有情报可致电019-4266722、012-5855012。未交男友排除离家出走为爱女失蹤深感焦虑的王玉来说,家人之前不曾听说过女儿有结交男朋友,因此,他们已排除女儿跟随男友离家出走的可能性。事发地点是被当地人称作“新港山”内、靠近“TheFigfree”度假村的某间住宅,地点相当偏僻,道路崎岖,从大路驶进也需要逾10分钟才能到达。屋子周遭树林林立,手机收讯不良。据了解,当地虽然曾发生抢劫案,但不曾发生失蹤案件。王玉来说,她在早上搜寻女儿的下落时发现住家后面的山丛有人踏过的痕迹,因此,她非常肯定曾有人闯进屋子里。更让她感到奇怪的是,丈夫平常服用的药丸被发现散落在后院的树林内,由于疑点重重,让家人对子微的下落感到非常忧心。等父回家凌晨才睡王玉来说,她是在武吉占姆一间理髮店兼职工作,她週四因为哮喘和胃病发作,而没有上班。她说,女儿在週四晚上放学回家后,要求带她到外头和3位同学一起温习功课。“我因为不舒服,便到山里的神庙膜拜。接近8时,我就载女儿和同学会合。8时30分,我便载她回家。”她指出,女儿在家里最大的消遣就是看电视节目,而且女儿平常都有等父亲回家的习惯,因此,女儿会一边看电视,一边等父亲回来。“当天女儿回家后,要我陪她一起看电视节目,一直到凌晨2时丈夫回来,我才回房睡觉,而女儿继续看电视节目。女儿之后确有回房间温习功课,大概3时才入睡。”不过,她说,由于不舒服,她不清楚女儿几点离开睡房。警促民众提供情报槟州警方正式援引刑事法典第363(绑架)条文调查失蹤者余子微的案件,同时向媒体公布余子微的照片,促请民众提供情报。根据警方调查报告,警方接到投报后採取行动寻人,但K9警犬组的警犬未能检测到失蹤者的行蹤,主要原因是失蹤者家人在报案前已在失蹤现场找寻过,进而破坏可检测行蹤者的有利因素。“少女父亲余帝华的口供指出,他跟妻子和弟弟(余帝龙)皆没有债务问题。”“少女家里没有爆窃迹象,而余父也透露,因为一家四口一起生活,所以家门并无上锁。”报告指出,少女住家是位于新港山上的甘榜屋,少女是与母亲睡在前房。少女手机和充电器不见,但手机主要用于玩游戏和听歌,因内无晶片而无通话功能。此外,少女近视很深,但眼镜和其他衣物并无带走,可能会导致少女视力面对问题。少女父亲在夜晚并没有听到任何可疑声音,直到清晨5时,家犬曾狂吠,但少女父亲没有理会,直到稍后才发现女儿不在房中,经搜索后,发现家后门被打开,棉被被丢在屋外。巡逻队和民众也协助警方在山上搜索,但无任何发现,知情者请通知查案官Prem.古玛(0124589864)。失蹤前没任何异样王玉来说,女儿在失蹤前并没有任何异样。“女儿虽然在放学后就呆在家里,但她性格开朗,喜欢开玩笑,虽然有时候说话大声点,但并没有恶意。”“女儿和我的感情很好,她在失蹤前看不出受了委屈或有心事。”她披露,由于女儿的国语不佳,因此在学校曾遭到一些同学欺负。女儿是校内女童子军团体的一分子。据了解,除了他们一家人,同一屋檐下的尚有弟弟余帝龙(47岁,装修工人)。据悉,事发当天,余帝龙在朋友家留宿。余帝华夫妻也育有一名儿子余子豪,目前在大路后某间网吧工作,鲜少回家。父凌晨见床单弃后院未起疑余子微的49岁父亲余帝华是一名小型装修承包商。他说,事发当天凌晨5时30分时,他曾起身上厕所,当时,他发现屋子的后门打开,女儿的床单和白色长袖衣被弃置在后院的地上,不过,他当时以为妻女都在家里,因此不疑有他,就随手将床单和衣物放在桌上。直到老婆唤醒他,他才知道女儿失蹤。他说,女儿鲜少和家人吵架,且相处融洽。“根据种种的情况来看,我怀疑女儿被人掳走。”他披露,该做的他已经做了,也把整个山翻遍,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了,无能为力。他希望能通过《》协寻女儿,同时希望知道女儿消息的人联给他,手机号码为0194266722,或其胞弟余帝龙,手机号码为0125855012。/独家报导:王康玮/摄影:陈俊理‧2013.07.21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